同花顺|陕西留坝县长马宏伟:我的焦虑有95分

陕西留坝县长马宏伟:我的焦虑有95分

第20期

2018-06-22 08:00:24我有话说(0人参与)
导读
本文来源:http://www.iorc.com.cn/a/go.wjw.cn/

武松 www.iorc.com.cn,下一步,全省各级各部门将重点抓好三个方面的工作。  新华社美国拉斯韦加斯8月5日电(记者郭爽)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项目局5日宣布,名为“破坏”的超级计算机系统在美国拉斯韦加斯举行的首次机器黑客大赛中拔得头筹,成为最强“机器黑客”。

“郡县治、天下安。”“议事厅“联合小康杂志推出中国百名县委书记系列访谈,纵论地方治理之道。

【人物简介】马宏伟,陕西省汉中市留坝县委副书记、县长。

50岁的留坝县长马宏伟和年轻人在探讨一个话题:焦虑。

“年轻人焦虑工作,参加工作了焦虑房子,成家了还要焦虑能不能见上面,能不能和谐,有了小孩了焦虑在哪儿上学,上了学了焦虑早送晚接,他是不是安全成长等等”。

在马宏伟看来,这几年更多的是围绕经济在改革,而社会的安全感,人的归属感、幸福感则是此消彼涨。正因如此,作为一县之长,他焦虑的是,如何把留坝的经济、社会、公共领域各方面的发展协调好。

谈到自己的焦虑,马宏伟觉得“有95分”。他解决的办法是每天抽空看看电视,“相当于找了了一个心理医生跟我聊。”

 保护当地生态 否定10亿风电项目

议事厅:现在留坝县搞“四养一林一旅游”,这其中没有工业。靠农业能够带动一个县的发展吗?

马宏伟:留坝县是典型的秦岭山区县,山大沟深,森林覆盖率达90.8%,林木的覆盖率达到92%。历届县委县政府也在摸索,分析周边以及整个大的经济环境的发展态势,选定的路线是坚持生态立县、药菌兴县和旅游强县的战略。

我们的重点是把产业的突破口放在了发展旅游,希望能够通过旅游业的“一业突破”带动各行各业的发展。

议事厅:这几年很多地方都搞乡村旅游,如何避免同质化?

马宏伟:这的确是整个行业发展潜在的问题。2011年的时候,我们已经注意到旅游产业由观光到度假在进行转换,我们也盯住了这一点,聘请国内知名专家把脉问诊,最后形成了一个中国山地度假旅游示范区的整体规划。这个规划,一方面契合了观光型到度假型的转变态势,当时国际、国内都风行海滨度假,山地度假更前沿一些。

议事厅:2011年你来留坝做县长,否决了10个亿的风力发电项目。原因是什么?

马宏伟:风电项目不可否认是清洁能源,曾经风靡全国。留坝县作为一个山区小县,也是招商引资比较难的县,为什么会否决?原因在于一个项目的落地,不仅仅是建成后它能够带动什么,还有建设过程中问题要怎么解决。

当时这个项目,只能选址在紫柏山上。紫柏山是秦岭名山,旅游资源丰富,但生态很脆弱。它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超大超宽的风力发电机组要上山,在方圆50公里的72洞、82坦、92峰上立100个高杆,需要配套5米宽,近100公里的路。修完这个路,回过头来再恢复,基本上是不可能的,紫柏山的生态就毁了。

否决它,主要是在建设过程中要承担的整个紫柏山的环境风险,而不是说风力发电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不利的东西。留坝选择外来投资项目的标准就在于对生态的保护,对经济发展的促进,多项选择的情况下还是要舍小取大。

议事厅:否决的时候,有反对意见吗?

马宏伟: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那一阵子风力发电如火如荼,有一些干部说生态应该是好恢复的,或者打成沥青水泥路面,作为游客步道。我们在这个方面的决策还是非常民主,县委政府一帮人带着专家、相关的局长到现场去,仔细探究,以此来形成最后的决策。

来了就想走  县里难以留住人才

议事厅:你说留坝是招商引资相对困难的县,难在哪里?

马宏伟:还是经济基础和人才缺乏,包括资源。就像厂矿布点,没有矿就不会有企业去,形不成资金洼地,加上前几年道路交通确实有问题,无形中必然会增加企业运行的成本。

举个例子,去年年初我们盯了一个项目,一开始双方交流非常好,非常有可能会落地留坝。最后今年年初的时候,这家企业把投资的重点放在了城固县,主要原因就是城固县产业基础好,交通便捷,人才、人员的招聘能够更好地解决。

议事厅:那会很受打击吗?

马宏伟:那没办法。因为一城一池得失就萎靡不振,那不行。说没一点影响的话,也不可能。但是我们知道难,我们就会下更多的功夫去争取吧。

议事厅:你也提到人才缺乏,留坝县的人口才4.7万,现在很多大城市在进行抢人大战,留坝县在人才这方面有多大压力?

马宏伟:实际上从改革开放以来,人才的问题一直是留坝最大的问题,2011年我担任县长以后,我就感受到了这个问题。

议事厅:通过什么事情感受到的?

马宏伟:通过发展产业,推动工作,我感觉到人手不够用,人力不够强。2011年我被市委派过来,2012年年初,我们的市委书记来留坝调研。他问我,到这来工作感觉怎么样。我说,通过半年了解,感觉还挺好的:当地的情况,同事关系融洽,很质朴的环境,是一个干事创业的环境。

后来他开玩笑问我,最大的问题是不是钱,是不是贫困县财政收入少。我说固然有缺钱的问题,但更多的问题可能是缺人,钱都通过创新思路、通过想办法能解决,但是人的问题没这么简单。

很简单的例子,每年留坝县招考的公务员包括事业单位招考的人员,第二年基本上一半就已经没了。原因就是我们生产生活和工作条件要相对差一点,交通落后一点。稍微有一点想法的,有一些关系的,他们都是把留坝招考作为一个跳板,只要进入这个门,完成了这一跳,他就会想方设法的调走,这种循环到现在还没有完全解决。

我们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说在住房,在招才引资方面给一些好的待遇,但是本身县穷,这些优惠政策还不足以来抵消他对我们这个区域的顾虑。

没税源县财政很尴尬  今年要脱贫摘帽

议事厅:你在留坝县待了七年,怎么看待财政困难的问题?

马宏伟:财政困难这个事,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的。比如2011年我刚来留坝,地方财政收入是2036万,这几年不懈努力,我们2016年达到创记录的7800万。去年因为高速公路项目收尾,税源受了一些影响,再加上税制改革的影响,我们只完成了7095万。

绝对量来看,我们是从2036万到7095万,接近于翻两番,如果按7800算的话应该基本上翻两番,应该算还可以。它更多地体现出来我们经济的发展,也体现出围绕着管税治税工作的力度是到位的。但是就绝对值而言,这个数字放在东南沿海发达地区,那是不值一提的。

只有不断的发展、发展、再发展,不断的加快发展追赶超越,才是解决问题的最根本道路,没有发展就没有税源,没有税源这种尴尬的问题永远不能解决。

议事厅:留坝县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今年计划脱贫摘帽,进展如何?

马宏伟:留坝是国家级的贫困县,也是革命老区县,还是秦巴山区连片特困地区的片区县,就贫困而言,我们是三区叠加的一个地方。

今年我们要脱贫摘帽,围绕这个,年初市委就成立了领导小组,汉中市委王建军书记亲自挂帅,县委政府也在不遗余力的围绕着各项工作来加班加点往前走。

其次,围绕产业这个最基础根本的问题,确定“四养一林一旅游”,这也是长线、中线和短线产业结合的一个产物。基于留坝产业特征和资源禀赋条件所确定的。以此推动我们的百姓持续增收致富,我们的贫困户今年能够按期的脱贫。

第三,解决基础设施,包括通村路、通户路,尤其是山区居住分散,形成的自然村落比较多一些,还有通自然村的路。最后就是人居环境改造。

议事厅:留坝目前会发放产业扶贫资金,小微企业奖励金或者困难群众的救助金,这种奖励金会不会让老百姓产生依赖心理?

马宏伟:这里边有政策的成分,也有围绕着脱贫攻坚工作要做产业、要发展所形成的其他社会力量推动的因素。

就产业而言是一个促进作用,因为留坝以及其他的贫困县之所以贫困还在于产业不发达,产业不发达光靠市场的力量是不够的,产业的扶持包括奖励补助。它能够弥补市场没办法解决,或者说是暂时没办法解决的导向问题,来助推贫困户、贫困村和贫困群众参与到产业里边,从产业里边取得收入,并且能够像滚雪球一样往前走。

另外一些可能是社会层面的救助政策,比如说残疾人、精神病人,要完成社会治理,真正的要让老有所养、病有所医,学有所教,就得有相应的补偿或者说是救助的办法,包括低保户、五保户,所以说这是兜底救助的成分,能够起到稳压器和助推器的作用。

你所担心的会不会激发出“等靠要”的思想,这些顾虑担忧我们也有。怎么解决?还是要从扶志开始,扶他的志气,扶他的智力,用明理·感恩·自强主题教育活动,用留坝传统的文艺节目、体育活动来解决好这个问题。我想这能够最大限度地消除可能会产生的“等靠要”思想。

我的焦虑高于95分

议事厅:在留坝的这7年,工作家庭上如何平衡?

马宏伟:十八大以来,中央更重视县区一级在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治理中的作用。在这种背景下,县委书记县区长工作压力非常大,头绪也非常多。严格来讲,都会对于家庭有所亏欠。

我只是普通一员,我做了力所能及的,我也牺牲了和其他县区长、县委书记一样所应该付出的牺牲。既然在这个岗位上,你就还得按照总书记的要求,心中有党,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界,还是要抓好工作。我跟同事交流也说:既然你人在这,又回不去,你能够做的就是提高效率,用更好的努力和成绩来回报他们。否则,你连他们替你操心的那些东西你都对不起。

议事厅:你会有遗憾的事吗?

马宏伟:怎么说呢,孩子的成长没有参与,没有陪伴,有缺憾。但是也没办法,只能是在见面的时候多去聊一聊这些,把这种生疏感,这种少一点的陪伴,集中的投放吧。

议事厅:在留坝县做县长7年了,每天有大量的工作要解决,焦虑吗?

马宏伟:严格地讲一个县上的主官,我们承担责任,就必须履行好。俗话讲: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上面千根线,底下一根穿。有时候真的会有应付性,有时候时间不够就打架,更多的还是焦虑如何协同各方力量,把地方的事情能够更好的办好。

议事厅:如果焦虑值一百分,你觉得你的焦虑有多少分?

马宏伟:我可能95到98,我好就好在我还能给自己一点空间。

议事厅:这个空间指什么?

马宏伟:我不能一门心思都考虑工作,如果都这样,整个人就满负荷甚至是超负荷,明天就没法工作。每一天,我都抽出来一到两个小时,看电视放松放松。相当于我放松了一下,找了一个心理医生跟我聊。

议事厅:效果怎么样?

马宏伟:我觉得效果还可以。

议事厅: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习惯?

马宏伟:还是从做县长开始的吧。我现在工作时间都是满的,工作之外的时间在路上。我性格比较内向,坐车向来是不睡觉的,做了县长三个月之后,跟了我很多年的司机跟我说,你以前不睡觉,现在开始睡觉了。时间太紧,你得想办法,既要完成这些繁重的工作任务,又要能够提高效率,只能是在时间上做文章,上车睡觉或者是上车学习。

议事厅:干了七年的县长,你觉得工作成绩应该是如何来衡量的呢?

马宏伟:从县长这个角度来讲,最根本的东西还在于你是真正的心中有党,心中有群众,把管辖区域里的事当事,认认真真推动,不辜负信任你的群众,不辜负家人。另外,我觉得还是要经得起群众和历史的检验。有些东西可能一时不那么表现得出来,但是只要你出发点是好的,出发点是围绕长远发展方向的,那就一定能够经得起群众历史等方方面面的检验。

  (新浪新闻 《小康》杂志  梁超)

  浏览新浪新闻《议事厅》栏目的更多访谈文章,可扫下方二维码:

新浪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标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或个人不得全部和部分转载。

X
分享到
微博

新浪微博

微信

微信

腾讯QQ

腾讯QQ

QQ空间

QQ空间

关闭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北京pk10开奖直播下载 篮彩胜分差心得 注册线上娱乐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85期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 青海快3今日开奖结果 qq博雅德州扑克 500网大乐透专家杀号 时时彩龙虎和平台